2014年05月21日

屈原的楚怀王与安迪的谭老板

  屈原出生在寅年寅月寅日,后人推算为公元前340年正月21或22日。这可是个好日子。《西游记》中把的时间分为12大干支,每个干支以五千四百岁为计,人类诞生于第三序列时,也就是寅时,而屈原的生辰真正符合“人”的生辰。

  小时候他在家乡乐平里读书,常常放学后偷偷流进一个幽静的山洞,读读老师的小野书。有一日一个仙女告诉他“真诗在民间”,此后他便常常去找樵夫、猎户、渔翁、蚕女、巫师、庙祝,向他们采集民间歌谣,“书楚语,作楚声,纪楚地,名楚物”,创造出了对后世文学有深远影响的骚体诗。

  他不仅爱读书,还十分同情贫穷的百姓。某一日在外玩耍,遇到了个米袋破了的老婆婆,他用自己崭新的白鞋带绑住了漏洞,还帮老婆婆把米袋背回了家。原来这位婆婆是一位守着边疆的战士的母亲,婆婆连声给他道谢。小屈原就说:“你的儿子为国效力,我帮你是应该的。你就当我是干儿子吧!”

  屈原天生聪慧,又勤奋好学,早早展露才华。19岁的屈原就组织乐平里青年抗击秦军犯境,先任鄂渚县丞,再升为楚怀王左徙。内能吏治,外能舌战来使。

  说到楚怀王,就想起他那魔怔的“你捉我,你捉到我我就让你嘿嘿嘿”。这位大王啊,是典型的一手好牌打得稀烂。

  楚国自楚肃王开始,经历60年的声息,到楚怀王继位时,国势达到顶峰,与先后崛起的齐国、秦国并列为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国家,也是当时物产最丰富,人口最众多,军队最强盛的国家。

  楚怀王从父亲楚威王手里接过大好家业,怎么着也得励个精图个治吧?执政早期,他确实不负众望,任用屈原、昭阳、上官大夫、田忌、公孙衍等人,积极变法。经济上开辟海上丝绸之,与西亚、南亚的一些国家进行经济交流;军事上北伐魏国,攻城夺地;东败越国,拓境江东;甚至组织起七国联军,西伐强秦。

  也许是体味太重,楚怀王打从心里不自信,选妃时必问“你从寡人身上闻到什么气味没有”?只有郑袖敢说闻到了“男人味”,然后小两口就开始了没羞没臊的腻歪日子。

  郑袖的心思和她的鼻子一样奇特,为了干掉情敌,让情人用东西挡着鼻子,说这样更美,楚王见了认为是嫌他臭,就命人割了美人的鼻子。为了让自己的儿子子兰上位,郑袖联合外臣靳尚做了不少暗黑动作,在朝政上出尽了馊主意。

  “两个鼻子”的故事告诉我们,要是早点有三分钟无痛治疗狐臭的技术,就没郑袖、靳尚们什么事了。

  屈原和楚怀王这对CP的命运着国家兴亡。浓清蜜意时,一个出谋划策,一个言听计从,楚国兴旺;情感危机时,你怨他不听劝谏,他恨你蠢人话多,楚国衰微。

  合纵抗秦之际,秦国派张仪前往楚国离间合纵联盟,张仪小小一技“许楚六百里地”,骗得楚怀王心旌摇曳,要与齐国绝交。屈原认为这是个,极力劝谏楚怀王不要上当。楚怀王不但不听,反而把相印给了张仪。当楚国真的和齐国断绝了“合纵”后,张仪立即不认账,当初答应的六百里变成了六里。楚王气得头顶冒青烟,举全国之力和秦国干了三仗,全都惨败。

  还有一次,秦国派兵攻打楚国,占领了楚国八座城池。这时候,秦昭王(就是芈月的儿子)“邀请”楚怀王到武关相会。屈原力劝楚王不要赴会,说:“秦,虎狼之国,不可信,不如无行。”可楚怀王为讨秦王欢心,还是去了。谁知,这一别,竟是永别。楚王一入秦国就被秦军,三年不得归,秦王逼他割地保命,楚王,最后客死秦国。

  楚怀王和屈原的关系如同现代老板和股肱员工的关系。他们基于发展壮大楚国的共同目标走到了一起,但楚怀王小利、日渐、不听劝谏,屈原又太过耿直,清高孤傲,难道那时候没有迂回救国的道理吗?

  做老板的不能保持,管理才,采纳正确的意见,再能干的员工也只能憋着;同理,员工处里不好职场关系也会处处遇堵,难以发挥真正的价值。

  谭明,上海投资圈的奇人,安迪的顶头,世故,烟火气中透漏着几分豪爽,是个典型的生意人。

  安迪的这个大富豪忠犬老谭,每天不干正事就为她跑前跑后,帮她找弟弟,帮她揍男友,24小时待命接她电话听她倾诉,而且这富豪竟没有配偶吃醋,安迪可以去知乎回答这样的问题:“拥有马云这样随传随到的男闺蜜是什么感受?”

  反过来看,谭明为什么这么对安迪?老谭是个聪明人,更是个聪明的商人,聪明到让人“细思极恐”!

  老谭的能力是什么?安迪评价他:他是处理复杂关系的天才。老谭对人性和利益目标有明确的认知,且识人和驭人的能力。

  在商业圈中,不搞技术,不攻项目,只负责人际和管理,且游刃有余。这种人不可能是一根筋的人,也不可能是那种大于利益的人,甚至不是那种死守原则甚至底线的人.......

  他深谙商场规则,懂得厚黑学和学,对安迪的价值认知清楚,想尽办法留住安迪。

  从用人动机上看,老谭想让安迪来担任自己公司的CFO,并收购红星,看重的是安迪的能力,这一点,安迪已经在华尔街证明过自己。另外,当时集团的状态并不理想,团队不精干,效率极低,老谭急需找一个唱黑脸的来清理或重建团队,而安迪眼里只有“结果”没有“人情”,再合适不过。

  从挖人技术上,老谭抓住了安迪的痛点——寻根,帮助安迪寻找自己的亲人,并以此为由劝安迪回国并担任CFO。

  第一,与员工的关系上,看似是朋友,实则更像是对下属的关心,只要不影响工作,其他的例如安迪的状态、未来也没有用太多心思;

  第二,在安迪面对奇点和小包总两个不同的外在影响因素时,老谭的策略也都以自己集团的利益为第一位。老谭反对安迪与奇点在一起,因为与奇点交往时,安迪开始向往生活,对工作的依赖降低,在收购红星(事业转型和上升期)的节骨眼上,老谭并不希望自己集团对安迪的吸引力和控制力降低。

  而小包总就不同了——收购红星的合伙人.....以前是用安迪的弟弟把她拴在自己集团的战车上,有了小包总这个合作伙伴后,岂不是更可靠吗?所以谭明面对安迪与小包总的关系时是默许甚至推波助澜的。

  古有介子推给晋文公重耳割股充饥助其重归晋国,也有吴王夫差不听伍子胥劝谏,吴国。同样是员工和老板的关系,处理得当,策马扬鞭,处理不当,一败涂地。

  新芽(致力于为早期创业者和投资机构提供资讯、数据、投融资对接、创业孵化的创业服务平台,是离资本最近的创业服务平台。